明朝历史百科

广告

曹操是借助舆论与民意踏入仕途的?

2011-11-26 13:47:58 本文行家:郑直_用心沟通

曹操画像如今,一般的人都清楚,民声不可堵,民意不可违,民利不可侵,民言不可轻。故而在许多环境和场合下,民意变成为参考、参谋、参与借鉴和决策的重要因素之一。可以说,民意测验已经或正在成为通过它分析,揭示人群中持某种意见的强度及其产生的原因,从而测出人群在此问题上的态度和行为倾向,比较准确地分析和估计社会舆论的较为科学的方法与手段。譬如,在决策前提出修改意见稿,通过民众参与,积极收集各方意见建议,就能



 

曹操画像曹操画像


 

    如今,一般的人都清楚,民声不可堵,民意不可违,民利不可侵,民言不可轻。故而在许多环境和场合下,民意变成为参考、参谋、参与借鉴和决策的重要因素之一。可以说,民意测验已经或正在成为通过它分析,揭示人群中持某种意见的强度及其产生的原因,从而测出人群在此问题上的态度和行为倾向,比较准确地分析和估计社会舆论的较为科学的方法与手段。

    譬如,在决策前提出修改意见稿,通过民众参与,积极收集各方意见建议,就能使政策更为符合实际,更具可操作性;在选拔任用干部上,通过民意测评,广泛听取各层想法看法,就能使组织意图更加明了,更加用人得当等。

    有资料显示,民意测验的方法,是20世纪30年代在美国起源、发展和完善的。其实,我想说重视民意民声的做法,早在我国古达就已经在不同领域不同程度地流行和使用。今天,笔者想探讨一下曹操之所以走上了仕途,并很快崭露头角,就是因为他巧妙借助了舆论和民意,使自己实现了踏入仕途目的。

    据史料记载,汉代盛行品评人物之风,声名直接影响士子的仕途。要想使自己声名远播,最直接的方式就是自我炒作。曹操就大胆实践了一回,虽做得有些露骨、有些霸道,但却通过这般一番努力,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汉代用人,非常重视舆论的评价,其职用的标准,主要是依据地方上的评议亦即所谓清议,实际上就是一种民意方面的收集和鉴定。被舆论称誉、被民意认可的的士人,才有可能成为推举的对象。这显示,民意过不了关的人,想出人头地、想直接入仕,希望渺茫、可能甚微。

    由于品评人物的需要,有些人就成了清议权威、鉴定人才的专家,被喻为天下名士,他们对人物的褒贬,在很大程度上能够左右地方上的舆论、影响公众的看法,因而影响到士人的仕途进退。犹如今天各行各业的专家鉴定组、选拔任用领导干部的考察组等。士子们为了取得清议的赞誉,就不能不进行广泛的社交活动,寻师访友,以展示并提高自己的才学和声名,博取人们的注意和好感。特别注意博取清议权威的赞誉,以至有些清议权威终日宾客盈门,甚至还出现了求名者不远千里而至的情况。

    曹操是一代枭雄,其智商情商都优于常人。他在利用和借助民意方面,充分体现了他的大智慧。首先,他对一些年轻的名士采取结交为朋友的策略;其次,是对一些年长的名士低调向他们求教。这样既有利于争取名士对自己的了解和帮助,借以提高自己的名声,扩大自己的影响,也有利于树立形象、改善人际、收获民心的目的。

    曹操在少年时就与袁绍相交,成年后两个人之间虽有一些隔阂但关系还是不一般。及至袁绍、袁术的母亲死后归葬汝南时,曹操还是不计前嫌地去参加了葬礼。

    颍川李瓒是“党人”领袖李膺之子,后来做过东平国相(如同郡守)。曹操同他交往,彼此了解很深。李瓒非常赞赏曹操的才能,临终时对儿子李宣说:“国家将要大乱,天下英雄没有一个人能超过曹操的,张盂卓(张邈)是我的朋友,袁本初(袁绍)是你的外亲,虽然如此,你也不要去依附他们,一定要去投靠曹操。”后来李瓒的几个儿子遵从父命,在乱世中果然保全了性命。

    南阳何颐,字伯求,年轻时游学洛阳,与郭泰、贾彪等太学生首领交好,很有名气。何颐还和大官僚士大夫“党人”陈蕃、李膺相好。后来陈善、李膺被宦官杀害后,何颐也受了牵连,在被拘捕之列,于是更改姓名逃到汝南躲了起来。袁绍慕其名,私下与其交往。曹操在这期间也同何颐交往,谈孔学,论百家,说《诗经》,讲兵法,头头是道。分析评论现实的派别斗争、党锢之祸,很有见地,表现了学识渊博而且有济世之才。何颐私下对别人说:“汉家将要灭亡,能够安天下的,必定是这个人了。”曹操听到后,非常感激。

    结交名士后,曹操在士人中的名声就大了,于是他谋求更大的名声。

    在当时的诸多名士中,许劭是一个非常有影响的人物,谁要是获得他的好评,则对自己的仕途十分有利。许劭,字子将,汝南平舆人。以名节自我尊崇,不肯应召出来做官。善于辨别、评述人物,当时人们推举清议的权威,无不把他和太原郭泰作为代表。谁要是能够得到许劭的赞誉,谁就能够身价倍增。许劭常在每月的初一,把本乡的人物重新评议一番,叫做“月旦评”。

    曹操为了取得许劭的好评,先去拜访在评议界享有很高声望的大名士桥玄。桥玄,字公祖,粱国雅阳人。历任县功曹、国相、太守、司徒长史、将作大匠、少府、大鸿胪、司空、司徒、尚书令等职。桥玄谦恭下士,善于观察和品评人物,在清议界也享有很高的声望。曹操慕名前往,桥玄与之交谈后,感到曹操很不平常,说:“现在天下将要变乱,不是经邦济世的人才是不可能使天下安定下来的。能够安定天下的,大概就是你了。”停了一下,又说:“我见过的天下名士多了,没有一个是像你这样的。我已经老了,愿意把妻子儿女托付给你。”曹操听了,非常感激,把这位老前辈引为知己。桥玄觉得曹操还没有什么名气,又劝他去结交许劭。

    在桥玄的推荐下,曹操怀着对许劭慕名已久的心情,带着厚礼去拜访许劭,请求许劭对自己称誉一番。许劭一方面感到曹操与众不同,另一方面大概对曹操那些飞鹰走狗的行径有所了解,不大看得起他,因此拒不作答。曹操却是决不放松,坚持着自己的要求,许劭没有办法,只好说:“你是一个太平时代的能臣,动乱时代的奸雄。”曹操听了这个评语,感到非常开心,哈哈大笑着离去了。

    有专家指出,曹操能够得到众多名士的推许,并不是偶然的。汉代清议的标准,虽然以名教为依归,即一个人必须读经习礼,砥砺品行,随时注意修饰自己的言谈风度。但一个人才能突出,也能得到清议的重视,特别是在经学日渐衰微的汉末,才能显示出了越来越高的价值。曹操在品行方面是没有太多的东西值得称道的。但他的才能在当时非常突出。他的观察力和随机应变的能力,他的机警、智慧和谋略,他的干练和果敢精神,都是一笔令人羡慕的财富,在乱世非常有用。他手不释卷,但不读那些于世无补的书,特别不愿走成千上万的汉儒曾经走过的那条皓首穷经的道路。他不专读儒家的书,诸子百家的书他都要浏览一番,把有用的东西加以吸取。他特别喜欢兵法,在军事方面已经发表过不少独到的见解。这些,都是他获得清议好评的原因。此外,当然还跟他个人不懈的努力有关。曹操力图改变自己的形象和社会地位,打进统治集团中去,虽然一时还未占据优势但潜力却很大的士大夫集团中去,千方百计寻求同名士交往的机会,竭力争取他们的理解和支持。

    曹操对名人支持很看重,对下层民意的关注也不怠慢。今天,不管对曹操整个人生的评价如何,起码应当承认,曹操在进入仕途前和初入仕途时,完全是以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勃勃英气,步入人们眼前的。在曹操的心中,还没有市侩,没有杂念,没有顾忌,没有束缚,没有受到官场恶习的污染。曹操所拥有的,是怀着一份赤子之心,一份为国为民,不谋个人私利,不说空话假话,不做表面文章,坦坦荡荡的,在自己的岗位上,做自己该做的事。

    因此,曹操确实做了一些迎合民心、顺应民意的事。比如,他为严厉整顿社会治安,先是拿豪强恶霸下手,“有犯禁者,不避豪强,皆棒杀之。”管你有什么后台,有什么来头,一律依法从事。当时就有皇上当红的太监、蹇硕的叔父,因犯夜禁,被曹操亲自制作的五色棒,活活打死。当时的律法,虽然非常严厉的,但实际操作时,往往只是针对平民百姓的。蹇硕的叔叔,仗着自己的特殊身份地位,根本不把律法和曹操放在眼里。正因为他的举止非常嚣张,目无法纪,结果以身试法,被曹操以公正之名,将其做了头一个棒下之鬼。

    曹操此举,震慑了很多权贵,也令百姓拍手称快。一个为所欲为的地方恶霸,仗着自己的侄子是太监,竟得了这个下场,真是顺应了民意。一时间,曹操在百姓的心目中,成为一个真正的清官和英雄,为自己赚足了眼球,也争取了民心和人气。

    我们知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汉代的社会沉疴痼疾,已经根深蒂固,枝繁叶茂,不是三年五载所能养成的。在这种情形下,靠一两位能人的力量,凭一两付猛药,是无济于事的。更何况,社会自上而下,有一个巨大的利益网链,维持这个不合理的平衡。大家都是承受了、习惯了,认可了,谁最先想冲破它,谁都要付出代价。所以曹操的举动,不能说的真正的大公无私、一切为民,只能说他为实现个人的理想抱负做了一些对民众有益的事罢了。

    应当说,曹操由于争取到了众多名士替自己激扬名誉,引起了士大夫集团越来越广泛的注意,这对他仕途的发展起了很大作用;曹操由于作出了几件让百姓称道的事情,得到了许多底层民众的民意支持,这也对他仕途顺利奠定了极好基础。

    就这个角度看,说曹操是借助舆论和民意踏入仕途的,并不为过,符合实际。他对民意的重视、对民意的把握,尽管并不都很恰当和准确,却也能给我们一定的启示,值得我们深思。毕竟,民声不可堵,民意不可违,民利不可侵,民言不可轻,是需要我们在一切工作中都认真领会、认真贯彻、认真落实的大事。

 

分享:
标签: 曹操 借助 舆论 民意 上台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