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历史百科

广告

西门庆贪财胜于好色?

2011-11-27 10:18:25 本文行家:郑直_用心沟通

西门庆《金瓶梅》是我国明代长篇世情小说,成书约在隆庆至万历年间,作者署名兰陵笑笑生。《金瓶梅》借《水浒传》中武松杀嫂一段故事为引子,通过对兼有官僚、恶霸、富商三种身份的封建时代市侩势力的代表人物西门庆及其家庭罪恶生活的描述,揭露了北宋中叶社会的黑暗和腐败,具有较深刻的认识价值。作品描绘了一个上至朝廷内擅权专政的太师,下至地方官僚恶霸乃至市井间的地痞、流氓、帮闲所构成的鬼蜮世界。西门庆原是个破落财主

西门庆西门庆

 

   《金瓶梅》是我国明代长篇世情小说,成书约在隆庆至万历年间,作者署名兰陵笑笑生。《金瓶梅》借《水浒传》中武松杀嫂一段故事为引子,通过对兼有官僚、恶霸、富商三种身份的封建时代市侩势力的代表人物西门庆及其家庭罪恶生活的描述,揭露了北宋中叶社会的黑暗和腐败,具有较深刻的认识价值。

    作品描绘了一个上至朝廷内擅权专政的太师,下至地方官僚恶霸乃至市井间的地痞、流氓、帮闲所构成的鬼蜮世界。西门庆原是个破落财主、生药铺老板。他善于夤缘钻营,巴结权贵,在县里包揽讼事,交通官吏,知县知府都和他往来。他不择手段地巧取豪夺,聚敛财富,荒淫好色,无恶不作。他抢夺寡妇财产,诱骗结义兄弟的妻子,霸占民间少女,谋杀姘妇的丈夫。为了满足贪得无厌的享乐欲望,他干尽伤天害理的事情。但由于有官府做靠山,特别是攀结上了当朝宰相蔡京并拜其为义父,这就使他不仅没有遭到应有的惩罚,而且左右逢源,步步高升。只是后来因西门庆过度纵欲暴亡,西门家族的辉煌才戛然而止,并从此败落而告终。

    一些看过此书不求甚解或喜欢人云亦云的人,认为《金瓶梅》是部彻头彻尾的淫书,笔者以为这有些偏激偏颇。毕竟,作为一部古代世情著作,尤其是描写井市生活的文学作品,不可能不涉猎感情世界,不可能脱离情欲空间(在当时的年代环境里),但仅就此说它是部淫秽之作,显然不够全面。据有心人统计,《金瓶梅》全书共有100万字之多,其中描写性行为的文字只有3万左右。因为这3%就把全部100万定为“淫书”,恐怕不仅仅是小学算术没学好的缘故;再者说,《金瓶梅》这个书名,虽是从书中三位女子名字里各取一字组成(金,是潘金莲;瓶,是李瓶儿;梅则是春梅),但使用三女子名字作标题,未必就代表西门庆时时处处皆以女人、以性爱为最需,并能以此证明此书淫秽。

    故事情节告诉我们,西门庆后来共有五位妻妾,并先后跟19名以上女人发生过两性关系,在此众多异性中,作者为何不用其他女人名字做标题而偏偏选择了这三位呢?我想其中有着深刻含义:原来,这三个女子是当时三类女性的典型代表。潘金莲代表着一种把爱情、激情和风情集于一身、不守封建妇道的女性;李瓶儿代表着夫唱妇随、传宗接代的贤妻良母;春梅则代表着对主人和主人的后代无限愚忠、鞠躬尽瘁的丫头和女奴。在小说中,西门庆宠爱金莲,也死于其怀中,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李瓶儿由于生儿子而名正言顺地执掌西门庆全部家政大权;不过,随着家境的衰微,真正支撑着这个残窝的却是身为丫头的春梅。是故,使用《金瓶梅》这个名字很有代表性,是再适当不过的标题。

    对《金瓶梅》的历史地位,早有许多名人伟人精彩点评。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写道:“作者之于世情,盖诚极洞达...同时说部,无以上之”。郑振铎说:“如果净除了一切秽亵的章节”,《金瓶梅》“仍不失为一部第一流的小说。” 毛泽东也认为《金瓶梅》描写了真正的明朝历史。因此,笔者对如何评价此书,不再多言。

    下面,主要想说说西门庆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一般观点认为,从西门庆的社会身份和社会角色来说,他是一个集富商、官僚、恶霸三位一体的人物;从西门庆的个性特点和人物特性来看,他兼具贪财、好色、玩权三大特色。我很同意这种看法和定位,许多事实也证明了西门庆确实是把贪财放在好色和玩权之上,从而也暗含和顺应了我们在前文提出的西门庆好财胜于好色的论点。

    提到西门庆,都知道他是一个奸淫过许多妇女的淫棍,并且他的最后结局也是死于淫纵。但其实西门庆居于首位的特点,并不是好色,而是贪财。贪财,这本来是一切剥削阶级的共同特点,更是商品经济发展时期商人的突出特点。西门庆虽然开个生药铺,却不是地道的正经的生意人,他通过各种手段疯狂地聚敛钱财,其中就有通过婚姻敛财。

    吴月娘是西门庆续娶的正房妻子,清河左卫吴千户之女。在《金瓶梅》不同版本中,对她的评价截然不同。崇祯本批评她具“圣人之心”,是一个“可敬”的贤德之妇(第六十一回);而清代张竹坡则处处指摘她奸诈、贪婪、愚顽及纵容丈夫做坏事等等,竟论作是全书中最坏的女人。其实,对她的好坏评价,不是笔者今天撰写此文的重点。今天想说的是,西门庆在迎娶吴月娘时,并没有收获多少财富,这让他很有些不甘,只想在后来娶妾时加以弥补。

    他娶妾,自然有好色的一面,但更重要的一个原因还是贪财。譬如,他娶孟玉楼做第三房妾,主要就是看上了孟玉楼的财产。因为此时,西门庆与潘金莲之间正处于偷情最火热、淫欲最满足之际,若仅为好色,不可能出人意料地突然冷落潘金莲两个多月,不再接触,使得潘金莲伤心不已。反而是先娶孟玉楼为妾。这说明西门庆虽好色,更贪财。他与潘金莲勾搭成奸,是出于淫欲的需求;但娶孟玉楼为妾,却可以获得一大笔财富。色与财他都要,但色与财相比,孰轻孰重,他还是更看重财。

    根据小说的描写,孟玉楼长得并不漂亮,身材稍好,脸上却有几点麻子,谈不上有什么姿色,风月手段也大不如潘金莲,且还长西门庆两岁。但她有她的优势,这优势就是她是一个富商的遗孀,很有钱。这让西门庆大为动心,并先于潘金莲很快把她娶过来,显然是为了她的财产。(第七回)

    西门庆在娶李瓶儿时,更是发了一笔大横财。李瓶儿原是梁中书的侍妾,水浒英雄大闹东京时,乘乱带了一百颗西洋大珠和二两重一对的鸦青宝石逃跑,嫁给了花太监的侄儿花子虚。花太监有一份很大的家财,因为不信任侄儿花子虚,生前就交由李瓶儿管着,死后也是掌握在李瓶儿的手里。西门庆对李瓶儿起意,倒是先从她的色貌开始。第十三回写他到结义兄弟花子虚家里去,恰逢花子虚不在家,小说这样描写他见到李瓶儿时的情景和心理:“这西门庆留心已久,虽故庄上见了一面,不曾细玩其详。于是对面见了一面:人生的甚是白净,五短身材,瓜子面皮,生的细弯弯两道眉儿。不觉魂飞天外,魄散九霄。”于是就打定主意要把朋友的老婆搞到手。

    恰逢花子虚因家庭内部财产纠纷吃官司被捕,李瓶儿为托西门庆找人救助,就给了他六十锭大元宝(合三千两银子),还将四口描金箱柜、蟒衣玉带送到西门庆家里去暂时存放,结果就变成他自己的财富。紧邻西门庆家的一座小宅,也被他用李瓶儿给的银子买了下来。后来李瓶儿为了表示一心只要嫁给西门庆,又将家藏的四十斤沉香、二百斤白蜡、两罐子水银、八十斤胡椒等物变卖以后得了三百八十两银子,也拿出二百两来给西门庆盖房使用。(见第十四回、第十六回),第十六回的回目就叫做“西门庆谋财娶妇”,可见他娶李瓶儿确实是财色双收的。

    也许,有人会说,笔者的分析有些牵强附会了。我想说,西门庆对于娶妾生财,是有自觉意识的,不是我在此虚假编造。这一点在书中至少有两次明确的交代。第一次是第十回,西门庆在向吴月娘介绍李瓶儿时,是这样说的:“你不知,他原是大名府梁中书妾,晚嫁花子虚,带了一分好钱来。”这反映了在他的心中,李瓶儿的财富所占有的地位。另一次是第七十八回,写吴月娘到何千户家去赴宴,回来向西门庆说起何千户家的娘子蓝氏(是西门庆觊觎的对象)“生的灯上人儿也似,一表人物”。这里谈的是这个女人的美貌,可西门庆马上接过去说的却是这个女人的财产:“他是内府生活所蓝太监侄女儿,嫁与他(指何千户),陪了好少钱儿。”显然,这多少不太符合一个色鬼的心性。这说明,即使是谈论别人的婚姻,他眼里看到的主要是钱,色貌倒是放到了次要的位置。这就是他贪财本性的自然流露。

    除了娶妾,在家庭生活这个范围内,西门庆还获得过另外的一笔横财。这就是他的女婿陈经济之父陈洪,是提督杨戬的奸党,杨戬被人弹劾后,陈洪受到追查,于是就将财产转移到西门庆家。这笔财产也被西门庆霸占了。所有这些都表现了西门庆贪婪的本性。

    西门庆作为旧时期的男人,无法摆脱好色贪美的本性本能;作为前资本主义时期的商人,无法摆脱贪婪爱财的属性特点。从小说中,我们不难看出,暴富后的西门庆并没有执着于传统商人“以末致财,以本守之”的行为模式,他秉承商业文化重消费、重“欲”的满足的理念,将依仗封建特权获得的巨大财富基本用于奢侈淫糜的生活享受,将商场、官场的一切争夺都定格于情场的恣意纵横:婚姻成为他商业经营的项目之一,娶孟玉楼、李瓶儿都有明显的谋财企图;他把妇女当做可以从市场自由买卖的商品,买卖越富有挑战性,他进攻的冲动就越强烈,譬如采用卑劣的手段夺娶李瓶儿、毒杀武大占有潘金莲、栽赃来旺以图长期霸占其妻宋惠莲,如此等等。在那个人欲横流、拜金盛行的时代氛围为他提供纵欲温床的同时,他以近乎自虐的方式放纵自己的情欲,将性享乐追逐史演绎为对众多女性的征服史。传统的道德观念、宗法制度、等级制度在这里节节败退,商人的竞争愉悦从未如此酣畅淋漓。然而,欲望的满足如同一把双刃剑,它使西门庆在占有的同时承受着精力的无尽虚耗。财色竞争的狂热导致占有与自毁的逆向互动,西门庆的生命迅速消亡,他那进取的勃勃野心也随风而逝。作为现实生活特定群体的代表,他的死无疑深蕴了悲剧内涵。

    今天,我们探讨西门庆爱财胜于好色现象,并不是说商人中无有轻财为爱、舍财取义者,应当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者大有人在;也不是说在官场里没有“爱江山更爱美人”者,事实上历朝历代,那怕是当今世界,性情中人仍层出不穷。笔者仅想通过就事论事的点滴议论,提请各位注意:未必是所有爱慕美色者,都能够持之以恒、忠心不改,我们耳闻目睹的投入与收获、付出与取得难成正比的事例实在太多。

    《金瓶梅》作为一部明史,博大精深;西门庆作为一类人物,云遮雾罩。非一定时期、一定水准,不能研深看透。笔者才疏学浅,研究有限,大多为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故不少想法看法难免片面,所以只能点到为止,就此搁笔。若有不妥之处,万望见谅,权当是粗浅探讨罢了。

 

分享:
标签: 西门庆 爱财 胜于 好色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