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历史百科

广告

名臣张居正何以死得不光彩?

2011-12-13 20:55:54 本文行家:郑直_用心沟通

按说,张居正作为明代著名的政治家、改革家,其早年在整顿吏治、厉行节约过程中,是做出了表率的。他不仅自己廉洁奉公,也对家人严格要求。以明王朝当时形势来说,此刻的张居正确实是难得的清正廉洁的治国之才。 可叹的是,社会是个大染缸,张居正到了后期也变得腐败起来,贪图享受,生活荒淫腐败。他不仅“贪吃”,而且更“好色”;不仅“挑美食”,而且更“爱佳人”。

张居正张居正


  看过《金瓶梅》小说的人,都知道书中的性生活描写文字太多太细,全书一百余万字仅描写房事就占去两万多字,而且小说作者兰陵笑笑生描写起来,几乎可以说是不厌其烦,甚至有点其乐穷,给人的感觉很“低俗”,不像清朝的《红楼梦》那么“高雅”。其实,如果我们对明朝色情文化或明朝腐朽世风有所了解的话,也许就能理解其作者兰陵笑笑生的良苦用心。他写“淫”不是为迎合大众阅读心理,而是透过写“淫”来写“恶”。毕竟,在那个时代,特别是明朝晚期的淫风俗气,应比《金瓶梅》小说中描写的还要严重得多也肮脏得多。

    当时的社会风气,是典型的“有奶就是娘”,只要有钱尽可以三妻四妾,甚至可以欺男霸女,社会的伦理道德纲常已经被破坏得所剩无几,以致被称作为“礼乐崩坏人心不古”。比如吃喝大讲排场、超级奢侈甚盛。《金瓶梅》就有一段描写了蔡太史的翟管家为西门庆洗尘,一场筵席,列着“九十样大菜,几十样小菜,都是珍馐美味,燕窝鱼翅,绝好下饭”。如此奢华,也不知客人如何下筷?晚明的社会风气就是这般。据说,与《金瓶梅》成书同时代的万历首辅张居正奉旨归葬时,“所过州邑,牙盘上食,水陆过百品,居正犹以为无下箸处”。后来得到真定太守的款待,才满意地说:“吾至此仅得一饱耳!”

    按说,张居正作为明代著名的政治家、改革家,其早年在整顿吏治、厉行节约过程中,是做出了表率的。他不仅自己廉洁奉公,也对家人严格要求。以明王朝当时形势来说,此刻的张居正确实是难得的清正廉洁的治国之才。

    可叹的是,社会是个大染缸,张居正到了后期也变得腐败起来,贪图享受,生活荒淫腐败。他不仅“贪吃”,而且更“好色”;不仅“挑美食”,而且更“爱佳人”。    

    据史料披露,在张居正身边,有正式编制的姨太太,就达七位之多,还不包括无名无份的众多姬妾,以及长短期不等的性伴侣。为了满足性欲,也为了摆平佳丽,张居正不得不常吃一些壮阳的食物药物。事实上,晚明的士大夫中,使用春药已经蔚然成风。

    因此,看到顶头上司有此类需求,其下属在公在私,都得巴结讨好。故兵部尚书谭纶曾把自己实践过的房中术传授给张居正,抗倭名将戚继光则用重金购买称为“千金姬”的美女作为礼品奉献。这绝不是笔者杜撰。陈宝良著的《明代社会生活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第440页中有这样的记载:明代的士大夫中,也是使用春药成风。如后来官至兵部尚书的谭纶,起初也是从方士陶仲文处学得宫中秘方,行之颇验。后来,谭纶把这种春药献给张居正,才获得高官。

    戚继光在镇守登州的时候,还专门指派附近渔民到黄海捕获“海狗”,取其阴茎和睾丸,定期送往北京,献给张居正煲汤喝。据明代文人王世贞的记载,张居正喝了这种汤后,奇热攻心,阳亢无比,虽数九寒天,头顶出火,不光导致头发脱落,就连冰雪天时也不能戴帽子。正由于张居正冬天不戴帽子,其他官员们也都学样在冬天一律光头,不戴帽子,无形中成为万历年间京城的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可惜这种风光难以长久。张居正已年近六旬,在政务繁忙、身心疲惫、体质虚弱的前提下,坚持服用谭纶进献的“胡僧药”和戚继光送的“海狗肾”,依旧沉溺声色,左拥右抱,肯定身体会日益枯瘠,最后病得严重脱肛,流血不止,痛苦不堪,仅57岁便撒手人寰。

    有史书评价张居正是“面劳瘁于国事,人亡而政息”,笔者不敢有异议。但他的死绝不仅因“劳瘁于国事”,这也是不争的事实。想那谭纶用此药20年,一夕御妓女而败,自揣不起,临终遗嘱张居正,告诫他慎用此药。谭纶死时年刚过60岁。张居正不单长期使用此药不已,还加上其他烈性春药,至后来不及下寿而亡故,也是“实至名归”,无法怪得他人。

    只是明朝一代名臣张居正,就这样死的不很光彩,很是杯具。从明朝历史的纵向面与横断面看,可以说:他的死,既是个人的人生悲剧,更是时代的社会悲剧。

 

分享:
标签: 明朝 名臣 张居正 不光彩 之死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