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历史百科

广告

李渔曾经拉官员出书是咋回事?

2012-01-22 18:04:36 本文行家:郑直_用心沟通

李渔(1610-1680),初名仙侣,后改名渔,字谪凡,号笠翁。生于江苏雉皋(今如皋)。明末清初文学家、戏曲家。18岁补博士弟子员,在明代中过秀才,入清后无意仕进,从事著述和指导戏剧演出。后居于南京,把居所命名为“芥子园”,并开设书铺,编刻图籍,广交达官贵人、文坛名流。

 

李渔李渔

 

     李渔(1610-1680),初名仙侣,后改名渔,字谪凡,号笠翁。生于江苏雉皋(今如皋)。明末清初文学家、戏曲家。18岁补博士弟子员,在明代中过秀才,入清后无意仕进,从事著述和指导戏剧演出。后居于南京,把居所命名为“芥子园”,并开设书铺,编刻图籍,广交达官贵人、文坛名流。

       据史料显示,李渔一生并未做过什么太大的恶事,只是偶尔利用自己“导演”身份,与与演员干些苟且之事,但凡属与他有绯闻者,李渔都对她负起责任来,娶为房室,并不曾始乱终弃。况且这些事,在明朝并不是问题,制度本来就允许“有能力”的人可以三房四妾,我们确实无可非议。但李渔为何却又被时人讽他是“善逢迎”呢?

  据笔者分析,说李渔“善逢迎”,主要说他办的两件事。一是指的是李渔带领其妻其妾其媳其女其奴婢组成的戏台班子,专往富贵人家去唱戏。因为李渔既不仇富,也不仇官。士林人物,很多以仇富划阵线,更多的以仇官做标杆,以检验士子德行。李渔你不仅不与富人官人划清界限,反而与他们打成一片,故有此说。

       其实,说李渔“善逢迎”,关键还是第二件事,那就是李渔向官家征稿发文集。据载,李渔编过一本《资治新书》,搞这部著作,老实说,他的用意不在给政府“资治”,用心的是给自己“资助”。

  事实上,李渔编着《资治新书》,让人不能不佩服他的市场经济眼光。他先是打印了征稿启事,印制成千上万份,只要是政府机关,他都寄送广告去,高至中枢之总理衙门,低至七品之县治首长,一一派送。省部级以上领导,只要书稿,不要银子;知府及其以下,除了寄达讲话稿外,还得寄达出版赞助。

  在李渔看来,巡抚以上官员,是一笔无形资产,把他们拉来出文集,那号召力没得说;而知府县官,看到自己与领导同列一本文集里,那心态就跃跃跳动,兴不可遏了,出多少银子都愿意。试想,那些小官员,能被收入文集,与高官一道出书,既是面子光,备不住还可能被领导看上,由此连升三级也未可知,自然趋之若鹜。

   从这个角度看,李渔编著这本《资治新书》,是与官员各取所需,在李渔那里,“借士大夫以为利”,在官员那里,“士大夫亦藉以为名”,得利者得名者,各取所需,俨然是双赢局面。其实不然,李渔是实实在在得了利,他做书商做了大贾;官员真真实实出了名吗?未必!知道《资治通鉴》的多又多,知道《资治新书》者有几?官员出文集,厚重如砖,恐怕阅读过或关注过的人寥寥无几。

       可见,李渔出书的这件事,独独抨击李渔一人似乎也不大公平,他不过是以出书的方式“在商言商”的小伎俩罢了,并不仅仅是为了逢迎官员。若一定要说他是“善逢迎”,那类似的事情多得无法计数。即便是今天,不也有人自己的文章非要领导也带上一个名字或请名人大家给题词作序吗?难道这些都忽略不计?

       文风政风有不少时候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古代如此,现代也如此。大惊小怪大可不必。只是,我们倒是很期盼官风可以清正些、文风可以纯净些。这样的一天远吗?

分享:
标签: 李渔 曾拉 官员 出书 探讨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