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历史百科

广告

明武宗淫乐的别墅是豹房吗?

2012-02-14 21:16:44 本文行家:张玉兰_思文

说起豹房,就是供武宗淫乐的别墅,只是在门口处用铁笼子养了两只豹子,故此名“豹房”。朱厚照15岁称帝,17岁就在西华门外修建了“豹房”。豹房又称“腾禧殿”,凡是他看中的民女,不管其愿意与否,便拉来供他淫乐。每日里,豹房笙箫管乐,姿意声色,纵淫无度。据说,当时宠冠豹房的是位唱曲的刘姓女人,是武宗到山西时发现的,强行带回北京,入侍豹房。刘氏原来是山西府乐工杨腾的妻子,朱厚照把她纳入豹房后

说起豹房,就是供武宗淫乐的别墅,只是在门口处用铁笼子养了两只豹子,故此名“豹房”。朱厚照15岁称帝,17岁就在西华门外修建了“豹房”。豹房又称“腾禧殿”,凡是他看中的民女,不管其愿意与否,便拉来供他淫乐。每日里,豹房笙箫管乐,姿意声色,纵淫无度。据说,当时宠冠豹房的是位唱曲的刘姓女人,是武宗到山西时发现的,强行带回北京,入侍豹房。刘氏原来是山西府乐工杨腾的妻子,朱厚照把她纳入豹房后,“法曲仙音侍豹房,巫云朝暮入高堂。龙舶凤艑随波去,殿脚三干笑蜀冈。班姬团扇摇纤手,铜雀分香持长久。玉颜几辈羡寒鸦,歌舞宫中宠谁偶。”(清刘嗣绾《刘姬行》)看来,武宗对刘氏之宠,简直如同唐玄宗之宠杨贵妃。其实并不是这样,刘氏虽然受宠,但终武宗一朝,刘氏始终未得到封号,而名号在封建社会里是很重要的事情。刘氏后世亦称“刘姬”、“刘娘娘”,死后埋葬在昌平境内,在城东80里的地方,号“刘娘娘”墓。

图片 1图片 1


  有了豹房还不算,这个朱厚照还多次出宫,到密云、怀柔、大同、榆林、太原等地,深更半夜时闯入人家,强索妇女淫乐,往往大乐忘归,说是在“家里”。

    在南口有一李凤墓,据《客窗闲话》记,明武宗有一次跑到宣化,在一家酒肆看见卖酒的女孩子李凤丰神绰约,国色无双。武宗被迷住了,入肆先喝酒,然后就把李凤强奸了。李凤的父亲自外面归来,以为武宗是暴徒,奔跑去报告弁兵擒拿。武宗推门出来,兵士们见是皇帝,都跪倒叩见。武宗下令把李凤带回京送入豹房,并当时给李凤的父亲封了三品爵位,赐黄金千两。当时武宗还要封李凤为贵妃,李凤推辞不就,劝武宗早回皇宫处理政事。武宗带着李风回京,过居庸关时,李凤从马上摔下来,伤重,武宗说:“我宁舍江山,也不舍弃你。”但李凤还是死了。武宗命人把李凤葬于关山之上。据说,武宗被李风临死时还劝他“以国事为重”的大义所感动,从此回宫勤于处理朝政了。正史载:武宗天天到豹房鬼混,百官交章劝谏也没用,却被一个弱女子说服了。后世评论是:“高明柔克”,李凤“功不可泯也”。

实际上,并不是李凤的劝说起了作用,而是当时的国事不管不行了。武宗的荒唐行为,朝野尽知。刘六、刘七兄弟发动了明朝中期最大的农民起义,坚持了四年,几次攻入京畿,几乎攻入北京。虽然起义最后失败了,但是给予明王朝的打击是很沉重的。

少年皇上渐渐长大成人,成人的标志就是,二十岁的皇上开始喜欢给人做干爹了。众所周知,做干爹是明朝的太监、近代的黑社会和现代的贪官最喜欢做的事。太监喜欢做干爹是为自己留后路,黑社会做干爹是为了给自己找打手,贪官做干爹是为了泡干女儿时比较方便。而朱厚照喜欢做干爹,却是因为他的好武,他有127名干儿子,全都是军官。干爹闲来无事,就在京城里和干儿子们表演军事会操,他自己单独指挥一支方队,当然他的兵都是太监,号为中军。他可能读书少,不知道孙膑为吴王阖庐训练英姿飒爽之女民兵的事儿,否则他可能把后宫那么多的宫女拉出来进行军训的。干爹也没白当,他和干儿子们的军事演习接近了实战水平,因为京城百姓不但惊动了,争相围观,闹得京城的鸡狗也跟着狂鸣狂吠三天。

“八虎”在战胜了群臣之后,气焰更加嚣张,刘瑾也靠着武宗的宠幸权倾朝野,但是他忽略了太监内部的争权夺势,最终,大太监刘瑾死于了另一个太监张永之手。刘瑾死后,后宫并没有安定下来,又出了佞臣钱宁、江彬,他们以大臣的身份引诱武宗继续玩闹。

 

江彬是宣府人,精于武功,善骑射,形象娇好,武宗一见他就十分喜欢,升其为都指挥佥事,和他一同并肩出入豹房,同卧同起,同享豹房之乐。后来,武宗又让他统领四镇兵马,江彬的权势越来越大。凡是大臣们上书谏阻武宗入豹房,远江彬的,都受到迫害。武宗“亲征”到了南京,江彬引诱武宗肆意渔猎,自旦至晚,驰奔不息,夜晚又强索民女过夜纵欲。

演习并非实战,不算过瘾。终于有了机会,1517年,朱厚照和干儿子们在塞外玩的时候,正值蒙古鞑子在关外骚扰,厚照自封“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朱寿”,身先士卒,与蒙古人激战,战争结果:厚照同志差点被俘,蒙古死16人,我军伤亡600余人。蒙古人跑了,当然就是我们胜了。班师回朝的路上,“大将军”很高兴,专门弄数十辆大车,上载和尚妇女数百人,令他们互打逗取乐。真正实现了孟子所谓的独乐乐不如与民同乐的圣训。

某日紫禁城的乾清宫起了大火,自二更天一直烧至天明,作为当朝天子的他,很幽默很富想象力地脱口而出:好大一棚烟火啊。于是,1518年,皇上又想打仗了,命令大学士起草敕旨,命令“威武大将军”再次到北方巡视。四位内阁学士都不愿干这种缺德事,其中有一位哭得鼻涕泡都出来了,说:打死我我也不干。小流氓比朱棣那种大流氓仁义些,根本不屑理这帮泪腺发达的大臣们,他自己上路了。在路上,还不忘封自己为镇国公,后来又封自己为太师,位居大学士之上,这样朱寿将军就成了皇帝朱厚照手下的最高级的文官了。不但做官,还有薪水——岁支俸米五千石。

遗憾的是,蒙古人的战术是敌来我跑的游击战,所以朱寿将军找不着敌人,无功而返。京城里迎接他的,是一场辩论赛——大臣们发现光靠哭也不行了。两位大学士说,皇上自我降级为镇国公,先皇们如何排位,跟着降吗?内阁首辅干脆装傻发愣:所谓的威武大将军朱寿到底是何人?如果并无此人,就是伪造圣旨,依法当斩。他们辩论他们的,朱厚照依旧我行我素,用新的浪漫的游玩回答他们——1519年,他又想南巡了。全体大臣就跪在午门前集体哭丧——明朝官员们的泪腺是有史以来最发达的,哭得地动山摇的,朱厚照被哭的急了,就命人趴他们的裤子,每人屁股蛋上赏30板子。这些文官们从来不爱活动,屁股估计特嫩,所以,最后因屁股挨板子而致死的,计11人。不过话说回来,那时候被皇上打屁屁,都是忠臣才能摊上的待遇,打死,虽然不能叫死得重于泰山,但其码死得重于鸿毛。所以有些大臣在屁股疼得要命时,脑袋却挺坚挺,对那不争气流泪的儿子吼叫:哭什么哭!为皇上而死,死得其所,虽死犹荣!还有一些大臣引咎辞职了。

由于朝政的荒废,大量百姓流离失所,一场动乱正在酝酿之中,而这场动乱的发起者不是百姓,而是出自明朝皇室。这个人就是宁王朱宸濠,他妄图效仿永乐帝,趁武宗荒于政事,秘密准备叛乱,并于正德十四年扯旗造反。武宗皇帝并未因此而着急,这正好给了他一个南巡的机会,于是他又打起了威武大将军朱寿的旗号,率兵出征,可谁知行到半路御使王守仁已经平定了叛乱。这个消息丝毫没有降低武宗的兴致,他又一手导演了一墓闹剧,他将朱宸濠重新释放,由自己亲自在将他抓获,然后大摆庆宫宴,庆祝自己平叛的胜利。

  这次朱厚照照样南巡去了。在南方,他玩打虾的游戏,撒网的时候,一不小心,把自己撒河里去了。他虽然爱好体育,但是,自从建立了豹房蓄养美女,身体状况是一日不如一日,这次掉河里做了回落汤鸡,元气大损。回来后还住进豹房,到了1521年,终于支持不住了,撒手归西,终年31岁。

   临终前,他可能意识到了自己的这种轻佻与浪漫与大明的整体气氛是格格不入的,直到今天,还有史家在谴责他。他也可能觉得自己走得太远了,所以他对司礼太临说:“朕疾不可为矣。其以朕意达皇太后,天下事重,与阁臣审处之。前事皆由朕误,非汝曹所能预也。”

  由于武宗没有子嗣,皇位不得不落于皇室旁系之手,孝宗一脉从此结束。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张玉兰_思文1966年6月13日出生,籍贯:黑龙江省北安人。现住北京,自由撰稿人、文史研究者,作品先后发表在各类报刊杂志,2006年协助著名辽金史专家王德恒先生搞辽金西夏史研究和东北亚丝路,至今已经完成24个课题,文章发表在《知识就是力量》《内蒙古日报》《北方新报》《吉林日报》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