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历史百科

广告

《金瓶梅》里看明朝:蔡京实指严嵩?

2012-02-16 08:29:21 本文行家:郑直_用心沟通

近日闲暇空里,拜读金学家周钧韬所著《时代背景“嘉靖说”》一文时,很受启发。笔者极为赞同他的研究观点,即《金瓶梅》一书中写蔡京的情节,实际是直指严嵩。

蔡京蔡京

 

    近日闲暇空里,拜读金学家周钧韬所著《<金瓶梅>时代背景“嘉靖说”》一文时,很受启发。笔者极为赞同他的研究观点,即《金瓶梅》一书中写蔡京的情节,实际是直指严嵩。

    笔者也这样认为,主要是基于以下理由:

    其一,以史料评价来分析。

    明朝文学家沈德符因其父是一位史官,深受影响,自幼喜闻朝野故事,同当时士大夫及故家遗老、中官勋戚多有交往,近搜博览,博洽多闻,尤明于时事和朝章典故。他善于搜集两宋以来的历史资料,仿欧阳修《归田录》之体例,所著《万历野获编》为研究明代史的重要参考书。

    在《万历野获编》一书中,沈德符在论及《金瓶梅》时,曾明确指出:“闻此为嘉靖间大名士手笔,指斥时事,如蔡京父子则指分宜,林灵素则指陶仲文,朱勔则指陆炳,其他各有所属云。”这就是说,在他看来,“分宜”指明嘉靖朝奸相严嵩,陶仲文是嘉靖皇帝宠信的道士,陆炳是严嵩的死党。

    在这里,《金瓶梅》明托宋事,而实写明事,沈氏指之甚明,而且《金瓶梅》明托宋徽宗朝事,而实写明嘉靖朝事,沈氏也说得很清楚。如果再进一步深究,发现沈氏还告诉我们,《金瓶梅》不是一般地写嘉靖朝的民情风俗、市井生活,而是“指斥时事”,以蔡京比严嵩。

    明末清初人宋起凤在《稗说》卷三中更是十分明确而又肯定地指出:《金瓶梅》以书中所写的蔡京父子,来比生活中的严嵩父子。

    既然不少古人都有不约而同的见解,肯定是有一定道理的。

    其二,以作者推断来分析。

    我们知道,在《金瓶梅》作者研究中,有一种很被认可的说法就是王世贞所著说。透过史料,我们得知,王世贞为官后,恃才傲物,数积忤于权相严嵩子世蕃。值忠臣杨继盛因弹劾严嵩论死,世贞又驰骑往营救且经济其丧,严嵩父子大恨之。三十八年,其父王忬以滦河失事为严嵩所构,论死,世贞解官奔赴京师与其弟王世懋每天在严嵩门外自罚,请求宽免。未成,持丧归。所以,为报父仇,用以讥刺严氏,这是王世贞及其门人创作《金瓶梅》的重大原因。

    假如《金瓶梅》一书确实王世贞所著的话,此说法,合情合理,毋庸置疑。

    其三,以小说内容来分析。

    第一个各节点:用“四大奸党”“四个奸臣”来暗指严嵩之流。

    《宋史·钦宗本纪》载:“太学士陈东等上书,数蔡京、童贯、王黼、梁师成、李彦、朱勔罪,谓之六贼,请诛之。”(事在徽宗宣和七年十二月)很明确地指出,宋朝蔡京乱政时期,是有“六贼”在作祟。在《金瓶梅》小说第九十八回也明说:“朝中蔡太师、童太尉、李右相、朱太尉、高太尉、李太监六人,都被太学国子生陈东上本参劾……倒了。”可见作者明明知道宋朝蔡京之流同时有“六贼”乱政,那为什么偏偏要在小说的第一回、第三十回要改成高、杨、童、蔡“四个奸臣”、“四个奸党”之称呢?

    原来,明嘉靖朝严嵩专政时,实有四个奸党,人称“四凶”。《明史纪事本末》卷五十四《严嵩用事》篇载:“巡按四川御史谢瑜上言:“尧舜相继百四十年,诛四凶。而陛下数月之间,转移之顷,四凶已诛其二,如郭勋、胡守中。而其二则张瓒、严嵩是也。请陛下奋乾断,亟谴之,以快人心。”(事在嘉靖二十一年冬十月。)

    毕竟,通过查看明代列朝,四个奸臣同时横行朝中之事,唯嘉靖一朝而已,而嘉靖朝正是严嵩作乱时期。作者的这一有意改动,就是要使读者明白他明斥蔡京专政而实指严嵩专政的良苦用心。此处虽未明指,却也把作者的深意暴露无遗了。

    第二个关节点:用“广收门生”来暗喻严嵩劣行。

    虽然宋朝蔡京和明朝魏忠贤都是大权在握时,千方百计地排斥、打击异己,欲置死地而后快,同时卖官鬻爵,网罗亲信党羽以巩固其罪恶统治。但值得我们注意的是,《金瓶梅》写蔡京网罗亲信的重要手段是广纳“干儿门生”。如第三十六回,写西门庆结交蔡状元:“看官听说:当初安忱取中头甲,被言官论他是先朝宰相安惇之弟,系党人子孙,不可以魁多士。徽宗不得已,把蔡蕴擢为第一,做了状元。投在蔡京门下,做了假子。升秘书省正字,给假省亲。”这里,特意点明西门庆巴结的蔡状元乃太师老爷之“假子”的身份,不是胡乱写的,具有颇深用意。此外,小说中还在多处书中特意点明“蔡太师门生”者,有东平府府尹陈文昭(第十回)、东京开封府府尹杨时(第十四回)等人。可见蔡京之“干儿门生”确是不少。

    但是,查宋代史料,似乎蔡京以广纳“干儿门生”以成鹰犬之事并不突出。反而是严嵩时期广收干儿与门生。明田艺蘅《留青日札》说严嵩“干儿门生,布满天下”。《明史纪事本末》卷五十四《严嵩用事》篇载:“初,()文华为主事,有贪名,出为州判。以赂嵩,得复入为郎。未几,改通政,与嵩子世蕃比周,嵩目为义子。不二年,擢工部侍郎。”等等不一而足。其用意就凸显而出了。

    第三个关节点:用“抄没家产”来暗示严嵩下场。

    《金瓶梅》中的蔡京倚仗权势,招财纳贿,豪夺民财,生活侈奢腐朽,与历史上的严嵩也极为相像。严嵩专政时,朝中官员的升迁贬谪,无不以贿赂解决问题。如史书记载,犯官仇鸾,罢职闲居,“以重赂严世蕃”,得宣府、大同总兵之要职。于大肆搜刮纳贿,严嵩家财富比皇家。严世蕃曾自夸:“朝廷不如我富”。据《明史》列传一九六所载,严氏“其治第京师,连三四坊,堰水为塘数十亩,罗珍禽奇树其中,日拥宾客纵倡乐”。实在奢华至极。有意思的是,《金瓶梅》在写蔡京府邸的奢华时,特地强调了家有亭台楼阁、池塘一片。而查宋代正史,蔡京府第中似无人工池塘的记载。而明史中却有严府“堰水为塘数十亩”的记载。可见,《金瓶梅》在此处描写的西门氏花园不啻就是严氏花园的艺术再现。

    尤其耐人寻味的是,《金瓶梅》第九十八回写到蔡京事败,“家产抄没入官”。历史上的蔡京于靖康元年,以“烧香”为名逃出东京,在亳州被贬官流放,并在流放途中死于潭州,正史上并没有籍没家产的记载。但严嵩事败却是抄了家的。甚至严嵩家里被炒出来的物品,竟然有不少与《金瓶梅》刻画的西门庆送给蔡京的寿礼中的贵重礼物名称样式等相吻合,就更非纯属巧合了吧?

    综上所述,我们不难得出结论,《金瓶梅》中蔡京的形象就是严嵩。诚然,这只是笔者一家之言,权当是学术讨论好了。欢迎各位高人点评商榷。

分享:
标签: 金瓶梅 蔡京 实指 明朝奸臣 严嵩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