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历史百科

广告

《金瓶梅》写性说明了明朝女性生存状况?

2012-02-25 10:15:01 本文行家:郑直_用心沟通

《金瓶梅》反映的女性生存状况问题,是个明朝就存在的老问题,也是个如今不得不重视的新问题。该如何破解这个老大难的问题?很值得我们深思。

 

《金瓶梅》看明朝从《金瓶梅》看明朝


 

  《金瓶梅》一书,长期以来被列为禁书,一般人认为,皆因为它在房事里使用了太多笔墨。其实,在笔者看来,可能问题并不如此简单明了。事实上,《金瓶梅》被禁,肯定还有性描写过多过滥之外的因素。从政治角度看,它以西门庆和蔡京的形象,分别影射了正德皇帝和奸臣严嵩;从经济角度看,西门庆的暴发与“崛起”,是明朝社会地痞流氓巧取豪夺、投机钻营的深刻写照;从西门庆与众多女性宣淫,也勾勒出了明朝女性生存状况堪忧的境遇。

    笔者曾经对前2个问题都做过不同角度不同层次的分析,在此就不多言。今天想仅就《金瓶梅》大量写性披露出当时女性生存状况恶劣的问题,说说几点看法。

    其一,品读《金瓶梅》,应当跳出房事看写性。

    由于西门庆生性好淫,见不得漂亮女性的面,凡是看中的无不采取各式各样的手段,不惜千方百计,不怕千难万险,不顾千夫所指,一门心思就是占有,所以除去极个别的几位女子(如歌女楚云,何千户娘子蓝氏,林太太儿子王三官娘子黄氏等,详见第77回、78回)被他看上未能得手外,大多都被他收入“后宫”或玩了“一夜情”。所以,《金瓶梅》书中为了刻画西门庆之好色,不得不用了很多篇幅写性。

    笔者以为,我们不能被表面文字所迷惑,要看到性事背后的其他内容。如可以看到明朝社会风气的败坏,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的结果;可以看见权力不仅在政治经济上在发挥作用,也在婚姻家庭、甚至是感情世界打上了深深的烙印;可以看出贪淫的罪恶及其最终所导致的死亡悲剧结果等等。

    其二,透过性事描写,能够分析女性生存状况。

    在与西门庆有过关系的20多位女性中,可以说出身地位家庭境况各不相同。但简单归纳后主要是几类:第一种是为爱而性,如李瓶儿、韩爱姐。第二种,是为性而性,如林太太。第三种,是为钱财而性,或为地位而性的,这种人包括宋惠莲、王六儿、如意儿、李桂姐等。而潘金莲则是兼有三者,既为爱,也为财、为地位,当然也为性,她是一个综合的复杂体。

    也许女性的这种生存状况,不仅古代有,近代当代也可能有。严格意义说,存在未必就是合理,存在未必就是合法。为爱而性的,值得提倡;为性而性的,应当避免;为名利而性的,就愈加不道德,然而却难以杜绝。犹如当今或明或暗的“卖肉”市场在无数次专项打击后常常能很快“死灰复燃”;犹如或多或少的“日后提拔”现象在三令五申禁止时依旧不时“公之于众”。很是杯具。

    其三,写淫实际写恶,意在讥讽乱性后的悲哀。

    《金瓶梅》成书于明朝封建社会,书作者无法不表现出正统的儒家思维和理念。故他(或者他们)是用惩恶劝善、因果报应、生死轮回的模式来统领和总结全书。从这个角度看,戒淫劝善,当是《金瓶梅》主旨的一个重要方面。作者希望以自己的笔触,告诫人们纵欲者必然会戕害自身,只有恢复传统的伦理道德观念,个人和社会才能走向正常。

    此处,我们以《金瓶梅》书中一段潘金莲与女婿陈经济偷情的情况来加以说明。潘金莲为了稳固在家中的地位,一直非常渴望给西门庆生个孩子,为此她不惜吃药、拜佛,但就是不能如愿。可是,在她与陈经济为数不多的偷情过程中却意外地顺利地怀孕了。该有的时候没有;不该有的时候又有了,还要吃药堕胎,是多么尴尬、多么悲哀啊。其实,乱情乱性的这种悲剧结局,绝不仅仅发生在潘金莲一人身上。书上有先例,书外难道没有悲情重演?

    《金瓶梅》反映的女性生存状况问题,是个老问题,也是个新问题。该如何破解这个老大难的问题?很值得我们深思。

 

分享:
标签: 金瓶梅 披露 明朝 女性 生存状况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分类